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少年素质教育报》简介 基本信息 《少年素质教育报》创刊于1998年6月,由河北出版传媒集团主管,河北阅读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出版,面向全国公开发行。《少年素质教育报-教研版》在近年里,为全国中小学教师以及基础教育工作者提供了一个教学研究交流与教研成果发布的广阔平台。《少年素质教育报-教研版》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13-0065,邮发代号:17-192。 报刊职能 《少年素质...>>更多

中等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中等教育

期待四个变化完成一个转变
信息来源:《少年素质教育报》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19-11-5 阅读数:4

期待四个变化完成一个转变

黄爱萍

摘要:如何开辟教学途径,采取有效策略,实现从“教教材”到“教课程”的转变,既是值得探究的课题,也是促进学生有效发展的一把标尺。这要求教师教学中做到变“教材资源”为“课程资源”,变“走进教材”为“走出教材”,变“囿于课堂”为“走进生活”,变“读写脱节”为“读写结合”。

关键词:教学理念教学内容教学时空教学实践

听了人教版语文三年级下册第21课《太阳》同题异构的两节课,前一节课的教学目标是让学生认识说明文的阅读方法;后一节课的教学目标则是研究太阳远、大、热的特点,以及太阳与人类的密切关系。两节课不同的教学目标引起了笔者的思考:尽管语文教师都认同语文课应该是“教课程”,但是不可否认,“教教材”却是当下语文课堂中的一种常态。时下的语文课主要是在教课文,其实语文课不能只教课文,更应该教学习方法。或许这就是两种不同语文教育观的差异。

追根溯源,一方面,尽管现代语文课程在属性上与传统读经教育有明显的改变,但我国现代语文以“讲课文”为主的课程形态是在传统读经教育的基础上擅变而来的。这种课程形态最显著的特点是能够最大程度地实现人文教化功能,但显然不利于学生母语学习和语言交际能力的提高,而且客观上很容易造成语言学习任务的旁落。另一方面,在应试教育背景下,一定程度上教师有意无意地沦为了教书匠,更谈不上优化教材或创造性使用教材了。

笔者认为,如何开辟教学途径,采取有效策略,实现从“教教材”到“教课程”的转变,既是值得探究的课题,也是促进学生有效发展的一把标尺。以下结合教学实践,谈谈自己的认识与思考。

1、教学理念:变“教材资源”为“课程资源”

新课程倡导创造性使用教材,变“教教材”为“用教材”。在实施中,出现了两个倾向:一种是视教材为唯一的教学资源,不能灵活地处理教材;另一种则是进入了创造性使用教材的误区,把创造性使用教材等同于“更换教材内容”。

记得一次期末评卷后,发现一道题被误判了。这道题要求学生照样子写两三个自己所知道的我国少数民族的名称。一些从外省市()来校就读的学生写上了自己的民族名称,如“白族”“水族”等。我的祖籍所在的乡镇就有一个少数民族—舍族,住着几户姓钟的人家。结果,这些同学的答案被阅卷老师判了“死刑”,而人教版语文三年级上册第1课《我们的民族小学》课文中出现的“傣族”“景颇族”“阿昌族”“德昂族”,以及大家熟知的“藏族”“壮族”“苗族”等所谓的标准答案,都打上了鲜红的勾。诸如此类,也就不难理解一些关于积累的题目,只能尽量写书上的内容。久而久之,学生学习语文的目光就会囿于“教材”这个狭义范围里。这无疑与《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评价建议”中所倡导的理念“语文课程评价具有检查、诊断、反馈、激励、甄别和选拔等多种功能,其目的是为了考察学生实现课程目标的程度,检验和改进学生的学习和教师的教学,改善课程设计,完善教学过程。应发挥语文课程评价的多种功能,尤其应注意发挥其诊断、反馈和激励的功能,有效地促进学生的发展”相悖。

打一个不贴切的比方,如果说课程标准是课程的灵魂,那么教材则是课程的身体。因此,将教材视为唯一的、绝对的教学资源是不合适的,而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轻视教材乃至放弃教材的做法也是不恰当的。创造性地使用教材应该建立在对课标精神实质、教材编写意图的充分领会,以及对教学目标的准确把握上。变“教材资源”为“课程资源”,这是教学理念的变化。

2、教学内容:变“走进教材”为“走出教材”

课堂教学内容的单一只会让学生觉得索然无味。在语文教学中,教师要力求做到既“走进教材”又“走出教材”。即教师不能只停留在对教材内容表象的分析上,还要根据学生的即时学习状态和认知规律,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尽可能满足学生对知识的渴求,拓宽学生的知识面,开阔他们的视野。

如一次教学人教版语文一年级下册第4课《春晓》时,刚走进教室,我就发现学生由于春困,沪阮低欲睡,一副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更有一位学生趴在课桌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并没有急于叫醒他,而是微笑地来到这位学生身边,随口吟出:“春眠不觉晓,铃声已响了。传来呼噜声,你是否睡好?”话音刚落,同学们笑得前俯后仰。这样的开场白,既包含着教师的委婉批评,又营造了一种轻松愉快的学习氛围,更是不动声色地导入了新课。

如果说一堂语文课导入的艺术在于“课伊始,趣已生”的话,那么,总结的技巧则在于“课结束,意未尽”。要想取得如此的教学效果,必须精心设计总结语。在教学人教版语文六年级上册第17课《少年闰土》时,不妨这样收尾:“少年闰土是多么活泼可爱啊,然而,作者30年后回到故乡时,闰土却变成了一个‘木偶人’。闰土成了怎样的‘木偶人’?他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木偶人’呢?欲知后事如何,请看小说《故乡》!”虽然课文教完了,但“木偶人”的形象却在学生的脑海里萦绕,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自然而然地驱使他们在课外阅读小说《故乡》。

这样的总结,把课堂教学和课外阅读有机结合起来,变“走进教材”为“走出教材”,让学生驰骋于教材内容的世界中,遨游于课程资源的海洋里。变“走进教材”为“走出教材”,这是教学内容的变化。

3教学时空:变“囿于课堂”为“走进生活”

语文来源于生活,又回归于生活。因此,语文教学必须改变传统的“囿于课堂”的围着字、词、句、段、篇转的封闭式教学,跳出教室的框框,让学生走进生活,在生活中学习语文。同时,又要让学生把学到的语文知识在生活中实践、运用。这才是充满生机、活力的语文教学,也是语文教学由“知”到“行”的必由之路,更是语文学习的有效方法。

平时的班级调查结果显示,学生参与数量最多的活动为看电视,户外活动的参与次数又明显少于室内活动。我们应该有意识地加以点拨、引导,改变这种现状。如电视里、大街上的广告时时有、处处见。好的广告语、宣传语简洁精练,词汇鲜活丰富,是学习语文的好素材。如时装广告语“件件皆新颖,款款见深情”,绿化宣传语“手下留情花似锦,脚边留情草如茵”等,遣词造句都很形象、生动。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大多数人家会贴春联。从春联中,我们也可以学到许多优美的语言。如“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蕴含着梅的寓意,暗示做人的道理—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在节假日或假期,有条件的家长不妨带子女出去旅游,这也是很好的学习语文的机会。因为每一处风景名胜、每一个文物都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即使是一条再简单不过的宣传语,也自然会使学生受到文化的熏陶,提高语文素养。如图书城的宣传语:“读书好,好读书,读好书。”我们就可以把它改编设计成一次语文作业:(1)用“读’川书’川好”三个字为某书店设计一条宣传标语。(2)请根据具体语境给“好”字加上拼音。(3)这条宣传标语的意思是什么?(读书是一件好事;喜欢读书;读书要读好书。)(4)根据以上三层意思分别写一句诗句或格言。

课堂小天地,天地大课堂。学习语文离不开生活,只有让学生走进生活,才能让学生把课堂上学到的语文基本知识和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相结合,才能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变“囿于课堂”为“走进生活”,这是教学时空的变化。

4教学实践:变“读写脱节”为“读写结合”

叶圣陶先生说过:“语文教材无非就是个例子,凭借这个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练习阅读和写作的熟练技能。”然而,语文课堂往往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写的训练常常被搁至课尾,乃至拖到课后,课堂作业变成了家庭作业,既降低了课堂教学效率,又加重了学生的负担。

如引导学生课外阅读《春》时,学生被作者朱自清的优美语言和饱含激情、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感染了。我们不妨唤醒学生沉睡的记忆,激活学生的知识储藏,引导学生说说自己积累的相关描述春天的词语和以春天为主题的诗文。如孟浩然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朱熹的“胜日寻芳泅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白居易的‘旧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时,引导学生写一篇以“春天”为主题的文章就水到渠成了。实践证明,把练笔落实在课堂,做到趁热打铁,让学生当堂写,通过教师的巡视指导,可以端正学生的写作态度,提高其写作水平。

如此的课堂小练笔,是学生将知识和实践相结合的学习过程,体现了读写之间的紧密结合和互为补充,做到了学以致用,有利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综合能力。变“读写脱节”为“读写结合”,这是读写实践的变化。

总之,在现行语文课程背景下,只有遵循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紧扣课程内容和启迪创新思维这三个基本原则,才能完成从“教教材”到“教课程”的转变,改变语文教学的现状,为促进学生的发展锦上添花。

360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