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少年素质教育报》简介 基本信息 《少年素质教育报》创刊于1998年6月,由河北出版传媒集团主管,河北阅读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出版,面向全国公开发行。《少年素质教育报-教研版》在近年里,为全国中小学教师以及基础教育工作者提供了一个教学研究交流与教研成果发布的广阔平台。《少年素质教育报-教研版》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13-0065,邮发代号:17-192。 报刊职能 《少年素质...>>更多

高等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高等教育现代化的理性思考
信息来源:《少年素质教育报》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18/5/21 阅读数:44

高等教育现代化的理性思考

摘要高等教育现代化是以国际高等教育最高水平、最先进状态为参照的目标体系和追求,是具有时空局限性的相对概念,反映未来某阶段或现实高等教育发展的最高水平及其综合实力的最强状态。高等教育现代化的特征不是其内部独立要素的反映,而是高等教育内部及其外部诸多具有共性的特殊关系的体现。高等教育现代化的要素包括高等教育的普及化、高等教育的高质量、高等教育的善治结构、高等教育的国际化、高等教育的信息化、高等教育的学习化社会。高等教育的改革开放尤其是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是促进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唯一途径。

关键词高等教育;现代化;国际化

党的十八大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治国方略之后,高等教育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自然就成为高教界的紧迫任务。然而,作为国家强盛之基础的高等教育不只是治理现代化的问题,其整体现代化更是承载着强国使命的高等教育必须而对的挑战。高等教育强国己经写进了我国的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什么样的高等教育才能担起强国之重?答案是:高等教育的现代化。高等教育现代化既是高等教育发展和强国的目标又是高等教育发展和强国的手段和基础,既是我国高等教育改革进程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理论问题又是高等教育强国实践之急需。我国的高等教育现代化有赖于理论的指导,这是讨论高等教育现代化的意义所在。本文旨在提出和讨论与之相关的三个问题:何谓高等教育现代化?高等教育现代化有哪些特征和要素?如何实现高等教育现代化?

何谓高等教育现代化

2013年在宁波举办的主题为“高等教育现代化:改革、质量、责任”的“高等教育国际论坛”上,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瞿振元教授提出了如下观点:高等教育现代化是新时期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重大使命,实现高等教育现代化需要理论先行。笔者对此完全赞同。事实上,无论把高等教育现代化视为高等教育强国的目标还是手段,何谓高等教育现代化都是我们首先必须厘清的概念。为此,在本次论坛上瞿振元教授率先对高等教育现代化的意义及其与高等教育要素的关系作了如下诊释:“高等教育现代化要求我们要以先进的教育思想理念为指导,使高等教育与经济、社会的现代化发展相适应,达到现代世界高等教育先进水平,培育出满足现代经济和社会建设要求的新型劳动者和高素质人才。高等教育现代化是宏观与微观的统一,也是目标与过程的统一,要求在思想理念、规模、结构、质量、效益、公平、体制、机制等各个方而全而实现现代化。”川同时,本次论坛的特邀嘉宾、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及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何传启先生在其《国家现代化战略中的教育现代化》报告中,基于对“现代化是18世纪以来的一种国际竞争”,“现代化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前沿变化”的认识,认为“教育现代化是教育系统的现代化,是18世纪以来的一种教育变迁和国际竞争。它包括现代教育的形成、发展、转型和国际互动,教育要素的创新、选择、传播和退出,以及追赶、达到、保持世界教育发展先进水平的国际竞争和国际分化。……教育现代化就是现代教育发展的世界先进水平及追赶和保持这种世界先进水平的行为和过程”。

然而,笔者特别注意到应邀参加本次论坛的五位外国学者,他们在主论坛和分论坛所作的报告都没有直接讨论高等教育现代化的问题,更没有涉及高等教育现代化概念。DECD教育司副司长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Andreas Schleicher)的发言主题是“高等教育学习绩效的评价”(Assessing HigherEducation Learning Outcomes),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马丁学院项目主任哈米什·科茨( HamishCoates)教授讨论的是“学生学习绩效评价的国际视角”(International Insights on Assessing StudentLearning Outcomes),印度教育规划和管理大学教授柬德哈拉·提拉克(Jandhyala B. U.  Tilak)的发言是“促进公平发展的高等教育财政”( FinancingHigher Education for Equitable Development),日本名古屋大学国际开发研究科教授米泽秋吉(Akiy-oshi Yonezawa)关注的是‘旧本高等教育而对老龄化社会的挑战”(Challenges of Japan's Higher Ed-ucation in the Ageing Society),另一位澳大利亚学者玛丽安·塔库尔(Marian Thakur)研究的是“21世纪高等教育的质量保障”( Quality Assurance ofHigher Education at 21 Century)。作为论坛特邀的主旨发言人,他们为何不针对论坛的要求聚焦于高等教育现代化问题?答案如日本学者米泽秋吉所说,他们国家就没有高等教育现代化的概念。

笔者曾请在美国波士顿学院访学并接受著名比较高等教育学者菲利普·阿特巴赫教授指导的熊万曦博士查了美国的有关数据库,结果发现美国很少有高等教育现代化(The Modernization of HigherEducation)的提法,也没有与关键词“高等教育现代化”及其标题匹配的论文。我的同事、爱丁堡大学博士朱剑亦查找了英国的相关文献,同样没有找到英国关于高等教育现代化的直接和具体表述。英国通常把英国高等教育现代化放在欧洲这个大的背景中,从“政府系统致力于高等教育机构自治”(System Level Uovernance and Institutional Autono-my)“高等教育机构管理的专业化和采用新的治理结构”(Professionalization of Institutional Manage-ment and Adaptation of Institutional UovernanceStructure),“质量评估与认证”( Quality  Assess-ment and Accreditation)“大学和企业的合作”(theCooperation between University and Industry)、“增强大学的国际竞争力”(Strengthen the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of Universities)“促进高等教育系统的多样化”(Promote the Diversity of HigherEducation System)“吸引人才来大学工作”(Attractiveness of the HEIs as a Working Place)、“提升年轻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水平”(Increasing Educa-tional Attainment of Young People)“知识金三角:高等教育、研究和企业能够紧密合作”( KnowledgeTriangle Work:the Close Cooperation of HigherEducation, Research and Enterprises)“鼓励学校之间和跨区域的学生流动”(Encourage Cross-bor-der and Inter-sectoral Student Mobility)“资助与学费改革”(Funding and Tuition Fees Reform)等领域涉及高等教育现代化问题。这与本次论坛的五位外国专家均试图通过一个自己所理解的最接近高等教育现代化概念的领域或问题参与讨论在思维方式上如出一辙。

2010年笔者为“长三角教育联动论坛”撰写“合作与引领发展:‘长三角’高等教育行动”大会报告时,为了解国际社会是否有高等教育现代化的指标体系,曾请北京大学著名教育经济与管理学者丁小浩教授和她的博士查找DECD国家是否有高等教育现代化的标准。结果发现,DECD仅有高等教育发展的概念,并无表征高等教育现代化的指标体系,其衡量高等教育发展的指标体系如表1所示。在其四个一级指标中,“教育机构的产出和学习的影响”含9个二级指标,“教育投入(经济和人力资本)”含7个二级指标,“教育的机会、参与和发展”含3个二级指标,“学习环境和教育组织”含5个二级指标。从DECD评价和衡量教育发展的四个一级指标看,有两个一级指标强调学生的素质发展,二级指标中也有多项指标是强调学生知识考试以外的素质改善和提高的。由此可见,强调学生的发展或许是发达国家追求教育现代化的一个倾向。

据有关文献称,己有外国学者将现代化定义为发展中的社会为获得发达的工业社会所具有的一些特点而经历的文化与社会变迁,一种包容一切的全球性过程;认为现代化是人类文明的一种深刻变化,是文明要素的创新、选择、传播和退出交替进行的过程,是追赶、达到和保持世界先进水平的国际竞争。川尤其是近代以来,现代化被视为国际社会以西欧及北美地区发达国家近现代以来形成的价值为目标,追求社会更文明、文化更繁荣、经济更发达、科技更先进、生活更富足的发展过程。然而,如同“素质教育”为我国所独创并频繁使用一样,现代化概念即便不是我们的首创,我国也是最认同现代化概念且使用该概念频率最高的国家。据何传启先生在“高等教育国际论坛”上提供的信息,现代化作为一种国际共识是2013年在北京召开的国际会议上形成的。或许这就是现代化概念尚不清晰且未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可并加以专门研究的原因,具体到高等教育现代化亦然。因此,对高等教育现代化进行理论思考的必要性愈加凸显。高等教育现代化行动唯有在正确认识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基础上才能得其要领,高等教育现代化也才有可能在高等教育现代化观念的引领下向高等教育现代化实践顺利推进

360 百度